世界自然基金会,俄罗斯称森林大火构成核污染

来源:新浪环保 发布时间:2011-01-14

莫斯科8月5日电(记者 Amie Ferris-Rotman)---俄罗斯政府周四称,该国近40年来最严重的森林大火若不加以遏制,将构成核威胁。火灾迄今已造成50人死亡,且火势继续蔓延。

世界自然基金会:俄森林大火可能将加剧全球变暖

(本文由中文网编译提供)

“93.5万公顷;29.1万公顷;3.88万公顷;130万公顷;20万公顷……”
翻开俄罗斯联邦林业署近年森林火灾的资料,是一串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如果不是今年入夏以来的那场森林大火,恐怕仍不会引起俄罗斯当局的特别重视。
自6月中旬起,因高温和干旱导致的森林和泥炭火灾在俄罗斯的欧洲部分肆虐。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俄罗斯发生了约3万起森林大火,火灾总面积超过93.5万公顷,有50多人因此丧命,2500栋房屋被大火烧毁,致使3500余人无家可归。另有1500人接受医疗救助。此外,农作物死亡总面积达870万公顷,约占俄罗斯粮食作物总播种面积的四分之一,其损失总量达261亿卢布。据俄罗斯农业部估计,俄罗斯今年粮食收成可能会比去年减少三分之一。
见惯了森林火灾的俄罗斯民众,这场大火似乎也并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特别的记忆。针对刚刚平息的俄罗斯森林大火,生态学家们则呼吁“不要对森林火灾掉以轻心”。他们发出严正警告:如果不恢复国家森林管理系统,俄罗斯将再次发生类似森林火灾。生态学家们担心,不断出现的罕见高温和由此引发的森林火灾,有可能在全球引发真正的生态灾难。
若不恢复国家森林管理系统俄将再发火灾 “必须恢复国家森林保护系统。这个系统本可以负责保护森林,而不是负责监督或者管理。”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森林大火威胁,绿色和平组织驻俄罗斯防火工作专家库克辛为此大声疾呼。
俄生态学家们也不客气地指出,这次的森林大火已经直接证实:无论是俄罗斯紧急情况部、军队还是林业砍伐公司,没有任何人能够在抵抗森林大火方面取代林业专家。
把森林火灾归咎于林业管理体制,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原来,在2007年实行新的《森林法典》之后,俄罗斯便取消了国家森林保护系统。在生态学家们看来,因俄罗斯新的《森林法典》而遭解雇失业的大约15万人,恰恰是那些能够控制森林大火局势的人。
在分析森林火灾蔓延的原因时,绿色和平组织还提请注意,对俄罗斯“空中森林保护系统”的破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空中森林保护系统”――曾经是全俄罗斯空中森林保护和大型森林火灾灭火系统,该系统能及时运输技术设备和专家前往最急需的地区。
云顶集团,“在苏联时期,他所居住的这个村庄有三个消防池、一辆消防车,还‘挂着一口如果着火就敲击的钟’。苏联解体后,消防池被填上了,它们原来所在土地被出售给建筑商,消防车也‘去向不明’,电话则代替了那口钟。可它打不了电话,因为人们忘了开通。那里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消防员,他除了那些所谓的‘坏共产党员’留下的头盔和工作服外,便一无所有……”一位俄罗斯百姓在给总理普京的信中牢骚满腹。
而这,确是目前俄罗斯森林管理的真实境况。“空中森林保护系统”灭失的结果,是在发生森林火灾时要么束手无策,要么听之任之。
其实,对于森林大火的严重威胁和由此导致以及可能引发的各种灾难,俄罗斯专家们不是没有料到。他们也不止一次向当局提出建议、发出呼吁。
譬如,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远东分院水与生态问题研究所所长沃罗诺夫指出,每年春季到深秋,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烧毁数十万公顷原始森林的森林火灾,当地的自然生态功能根本来不及正常恢复。这给阿穆尔河沿岸的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破坏:一些位于植物分布区边缘的不同种类植物已经永远无法恢复,因为自然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
沃罗诺夫对此十分痛心:“我们亲眼看到一些稀有动植物以及鸟类几乎完全消失。比如,阿穆尔河流域红狼原来是数量大的一种动物,现在已经看不到了。而冠麻鸭也几乎从阿穆尔河沿岸地区消失。”
俄罗斯自然保护组织人士日前也再次向当局发出强烈呼吁:如果俄罗斯不能全部恢复国家森林管理系统的话,那么最近几年俄罗斯会不可避免再次发生火灾,并有可能在全球引发真正的生态灾难。
“人为因素”致俄森林火灾蔓延 “我在五年前建议普京,不惜一切代价保留林业部。我们有三个战略能源部门:森林、黑土和淡水。在这方面我们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但是整个林业部被解散,现在我们的森林没人管。森林还在着火。用什么办法扑灭森林火灾?把拖拉机开出去,用犁开出一道10米宽的防火带。可我们现在没有拖拉机开防火带,因为拖拉机停产了。4000万公顷土地成为荒地。这就是普京和他的政府工作的结果。”俄共主席久加诺夫是俄罗斯多年来第一位敢于公开批评总理普京的政治家。
“火灾在俄罗斯境内蔓延如此之快,是因为相关部门未就其威胁进行应有的通报,薄弱的火情侦察,缺乏消防滑翔机和无人驾驶飞行器等装备。”俄联邦民防、紧急情况与消除自然灾害后果部部长绍伊古的一番话似乎证实了上述指责不是没有道理。
俄官方承认,大多数火灾是因人为因素疏忽大意造成的。往常,5月初节假日期间是俄罗斯森林火灾高发期。很多俄罗斯人到城外在森林里组织野餐,由于在点燃篝火时不留意而经常导致发生火灾。还有大量火灾由农业生产和林业开采部门引起,98%的着火点都位于铁路和公路沿线森林地带的农业用地上。
俄罗斯2009年森林火灾数量是19600起;2008年7800起,总受灾面积超过29.1万公顷,是2007年的7.5倍;2006年高达2.5万多起,总受灾面积130万公顷;与2005年相比,俄罗斯全境火灾数量增长了1.8倍,着火面积增加7倍。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绍伊古指出,造成森林火灾的一个最主要原因是农村和菜园子烧干草的野火。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向中国和日本供应熊葱和蕨菜的收集者们为了便于收集这些东西将干草烧掉。同时,鹿角收集者们疏忽大意也往往是导致森林火灾的重要原因。马鹿3月份退角,在草丛中很难寻找。如果将整个山坡地干草都烧尽的话,那就很容易看得到。人们只顾方便自己而不顾及后果。
针对俄罗斯远东地区频频发生的森林火灾,绍伊古赞成对森林火灾责任人进行严加惩处。绍伊古还不止一次言有所指:火灾发生在同一地区,这里生长着一些名贵树种,如雪松和落叶松等。纵火目的是为了以后砍伐森林,将其列入火灾发生地。一个月后,一些人就会前来索要伐木证――届时就该逮捕他们。
绍伊古赞成美国的做法,对火灾责任人处以巨额罚款或者监禁。他认为,只有像美国一样对火灾后果责任人进行严厉的处罚,人们才会对其行为造成的后果认真考虑。
俄罗斯反对党派认为,俄罗斯各联邦主体没有对火灾多发季节做好应有的准备。地方政府迟迟不封林,禁止进入山林的命令总是在火已经燃起的时候下达,而实际上应当根据气象学家的预报作出。
需要指出的是,俄罗斯许多林区地形极其复杂,无法使用地上消防技术设备。俄罗斯联邦林业署2006年投入3亿卢布为各地区林业航空警卫队基地配备飞机和直升机,其中3架配备特殊的电子仪器对森林火灾和非法砍伐木材进行监控。这也是俄罗斯林业保护局多年以来首次配备新的飞机和直升机。
体制弊端导致的森林管理问题,令俄罗斯在防止森林火灾方面显得力不从心,乃至不得不借助外援。据官方统计,参与扑灭森林火灾的人员超过16.6万人,投入的消防机械愈2.65万台,其中包括62架飞机和直升机。在这系列火灾中,共有11个国家协助俄罗斯灭火,共派出515人,投入96台消防机械。
多次参加过境外灭火工作的俄紧急情况部中央航空队队长谢雷赫坦言,他工作15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火灾。他承认,消防航空兵在保护居民点和重要经济设施方面比较有效,但是面对威胁俄罗斯人民生命健康的泥炭火灾却显得力不从心。
警惕“生态恐怖事件”威胁 入夏以来,莫斯科人一直备受酷热天气的煎熬。异常炎热的天气打破了20项气温纪录。俄罗斯“Fobos”气象中心专家称,莫斯科市连续33天高温天气,白天气温一直超过30摄氏度,有16天气温超过35摄氏度。
莫斯科和莫斯科州水文气象局总经理利亚霍夫说,莫斯科今夏气温比正常气温高5.5摄氏度, 成为莫斯科地区水文气象史上最热的一个夏天。
俄罗斯水文气象中心主任维利凡德也指出,今年夏季天气不仅仅是有观测气象以来最奇特的,也是近5000年来都没有过的,更像是撒哈拉沙漠和中亚地区的温度。
俄总统气候问题顾问别德里茨基表示,俄罗斯2010年夏季的异常高温天气是一个典型的热浪――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今后这种异常高温天气极有可能频繁出现。
需要指出的是,2009年发布的俄气象和环境监测局的报告同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四次评估报告的结论惊人的一致:都将“热浪”归类为全球变暖的迹象之一。
专家们在此断言:异常的高温天气和频发的森林火灾有可能引发真正的生态灾难。
在森林火灾发生后,俄罗斯总防疫师奥尼先科正式发出警告,在莫斯科生活对健康有害――这不仅是指森林火灾发生的区间,而是任何时候都已经不适宜居住。在这里生活对老人、病人、孕妇和儿童格外有害。
《新闻时报》对此评论说,奥尼先科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森林火灾产生的烟雾悬浮在城市上空,而这样的“夏季生态灾难”,每年都在重演。
其实,因森林火灾而导致这种生态问题的已不是莫斯科一地。自6月中旬以来,俄罗斯受过放射性污染地区火灾面积达3900公顷。尽管俄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一再表示,发生自然大火地区的辐射水平没有超标,但这样的表态并不能让当地民众因此安心。
核污染重灾区布良斯克州林业局局长克坚科夫认为,森林大火的确有可能导致辐射水平升高。他解释说,森林吸收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释放出的放射性核素,把相当大量的放射性核素吸收,避免了向其他地区的扩散。布良斯克州形成了整片的干枯“死”树,它们的面积在逐年扩大――这就是证明。由于发生大规模森林火灾的可能性极高,它们具有巨大的危险性,属发生生态灾难风险极高的地带,而且也极有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这种火灾的后果与切尔诺贝利灾难的本身极为相似。
需要指出的是,俄罗斯大多数核试验基地均处于深山密林之中,其隐蔽性增强的同时,也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譬如,位于乌拉尔地区斯涅任斯克市附近的扎巴巴欣全俄物理技术科研学院,是俄罗斯现有的两所世界级核武中心之一。之前的森林火灾曾逼近其几公里处。俄罗斯还有其他两处核武实验室基地也是在最后关头躲过劫难。
上述威胁让俄当局开始警醒。为避免森林火灾引发其他生态灾难,俄紧急情况部在一些地区增加了机器人组。
俄自然资源部副部长斯捷潘科夫将森林火灾称作“生态恐怖事件”。他警告说,生态恐怖事件与其他任何恐怖事件所带来的威胁一样巨大。虽然目前暂时没有发生过生态领域的恐怖事件,但这并不意味着恐怖分子没有意识到生态恐怖事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因此,一些专家警告人类不要对森林火灾掉以轻心。他们担心,不断出现的罕见高温和由此引发的森林火灾,有可能在全球引发真正的生态灾难。

俄罗斯遭遇百年一遇的高温天气,周五气温预计将达40摄氏度,且未来一周将持续高温。

世界自然基金会俄罗斯分会8月10日在其网站发表文章说,目前肆虐俄罗斯的森林大火可能将加剧全球变暖。

莫斯科8月11日电---俄罗斯林业官员周三称,曾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辐射污染的地区发生森林火灾,但目前还不能确定烟雾的危害程度。

俄总理普京宣布,8月15日起将禁止出口粮食和粮食产品,禁令将持续至12月。

文章援引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火灾数量上升与气候变化之间存在“双向的因果关系”。一方面,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的增加导致气候系统失衡,将增加热浪的数量并使其持续时间更长,从而导致火灾数量增多;另一方面,森林火灾排放大量二氧化碳,而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多导致气候变暖和干旱加剧,从而使得火灾威胁上升。

俄罗斯发生1972年以来最严重的森林火灾,并且持续高温天气严重影响到农作物生长。

俄紧急事务部部长绍伊古(Sergei Shoigu)称,布良斯克州20多年前曾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辐射污染,若该地区发生大火,则可能释放出有害放射性颗粒。

文章说,泥炭地火灾也会对气候产生影响。专家认为,泥炭地是碳的天然储存地,发生火灾时,泥炭地历经千百年积累的大量二氧化碳会得到释放并进入大气层。

核污染风险可能加深当前危机,但官员们称辐射水平仍正常。科学家曾表示,风险程度取决于火灾发生的确切位置。

他在国家电视台上说:“那里万一发生火灾,放射性物质就可能随燃烧物升入空中,造成新的污染带。”

世界自然基金会俄罗斯分会负责林业政策的协调员尼古拉:什马特科夫认为,俄罗斯应评估火灾对珍贵树种造成的损害,并研究如何重新恢复这些树种。

俄罗斯森林保护机构官员图佐夫(Vasily Tuzov)接受了电话采访,当被问及曾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辐射污染的森林是否发生火灾时,他回答说:“是的。但多数火情已被扑灭。”

绍伊古称,该地区曾出现过两次火情,但被迅速扑灭。

入夏以来,俄罗斯大部分地区迎来了历史上少有的高温干旱天气,引发了严重的森林与泥炭地火灾。

图佐夫拒绝提供更多细节。

编译:张敏 发稿:朱淑珍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猛烈爆炸,造成了核电史上最严重污染事故。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编译:高良萍 发稿:朱淑珍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林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自然基金会,俄罗斯称森林大火构成核污染